天珠变中文 > 武侠修真 > 仙陵传说 > 章节

第三十五章 筑基

    第三十五章筑基

    正月十五早已过去,按照以往的惯例,村民们早已前往大邙山狩猎去了,可是今年与往年不同,那些村民都没有出发,还天天往秦晨家里跑。

    那些汉子来还好,不过是看看秦晨的伤势如何;可是那些妇女一来可就不得了了,天天拉着爷爷问东问西,旁敲侧击的打听秦晨有没有意中人,想要给自己的女儿说媒。

    对于这些情况,爷爷只好摇头苦笑,并指出秦晨只有十一二岁而已,现在谈论这个有些过早了。那些大婶才罢休,没办法,秦晨发育的比一般的孩子都要早,看起来像个十六七岁的少年,难怪被那些大婶给误会了。

    慧慧再回来的当天晚上就大病了一场,不过所幸没什么大碍,调养了一两天就好了。在这之后就每天趴在秦晨的床上,看着昏迷的秦晨。整天愁眉苦脸,也就只有秦白才能让她偶尔笑上一笑。距离秦晨回来已经有七天了,可是秦晨还是没有一点要觉醒的迹象。趴在床上的慧慧一脸纠结的看着秦晨,喃喃自语:“是不是因为慧慧,哥哥才一直睡觉的?”

    在一旁的爷爷无奈叹了口气,药师不知来了多少个,都说秦晨这孩子没什么大碍了,可是为什么就行不来呢,当然他可不敢同意慧慧的话,要不然的话慧慧不知道要哭成什么样子呢,所以只好安慰道:“当然不是慧慧的责任了,你哥哥只是在练功而已,功练好就会醒了。”在凡人的眼中武者是很神奇的,这样解释绝对不会穿帮。

    慧慧一听也就相信了,继续趴在床上看着秦晨。爷爷没想到他的一番话竟然蒙对了,不过这是不是练功连秦晨也不知道。

    这是一片虚无的空间,仿佛处于一片混沌状态,秦晨此时就处在这片空间当中,在这空间当中有着一条条白色的星空通道,连接着空间的大部分地方,此时秦晨就走在一条白色通道上。

    这算得上是星空中最宽广的通道了,秦晨走在上面,感觉自己连一个蝼蚁都算不上,仰头望去,只是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到,前后左右望去,皆是白茫茫的一片,在这里秦晨像是变成了一个凡人一样,只能凭着自己的一双脚在不停的走。

    可是走了这么久,秦晨也感到有些厌烦了,虽然在这里秦晨感觉不到累,但谁走了这么久还是看到一样的景色都会厌烦的。

    停下了脚步,秦晨努力回想起自己怎么会在这里,可是怎么想都没有头绪,他忘记了所有的回忆,就像一个初生的婴儿一般,只记得自己叫秦晨。

    秦晨有些赌气般的躺在地上,什么都不管,就这样躺着。

    突然,一个金色的小光点出现在秦晨的视野当中,仿佛发现了新大陆一般,秦晨站起来追着那个金色的光点,可是金色的光点异常灵活,秦晨怎么追也追不到。就在秦晨快要泄气的时候,从地上的白色通道里面又冒出了许多金色的光点,这些金色的光点在天上按照一定的轨迹飞舞,秦晨被这轨迹给吸引了,这可以说得上是世界上最美的轨迹,充满了道和韵,秦晨迷失在了其中。

    那些金色的光点飞舞了一段时间过后,又没入了白色白色通道当中消失不见了。可是秦晨的双眼还是充满了迷离,若是仔细看的话,双眼中有一些轨道的痕迹,就和那些金色的光点一模一样。

    秦晨就这样沉迷在了其中,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会这样一直下去也说不定。

    不知过去了多久,也许只是一瞬间,也许是永生永世,秦晨突然睁开了双眼,迷茫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双充满韵味的眼神。

    在秦晨自己房间的床上,与此同时,秦晨突然睁开了眼睛。这位是怎样的一双眼睛,仿若那些看破一切的圣贤哲人一样,世间万物皆在心中的眼神,这眼神只是昙花一现,接着就变成了那个平常时候的眼神。

    刚刚睁开眼睛,“哥哥。”一道脆生生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接着就感到胸口多了什么东西,抬头一看,慧慧正抱着自己,想要为哥哥笑,可是眼泪就是不争气的流了下来。倒是秦白,一直很欢乐的叫个不停,在它的字典里没有哭这个字眼。

    “好了好了,哥哥不是没事了吗,在哭我们的慧慧就不漂亮了。”秦晨温柔的哄着慧慧,在秦晨的眼中,无论如何也不能让慧慧哭。

    慧慧哭了一阵之后果然不哭了,也不知道是秦晨哄的还是眼泪已经哭光了。

    慧慧小声的看着秦晨:“哥哥,你不怪慧慧吗?”说完还低下了头,不敢看秦晨。

    秦晨有些疑惑,“慧慧,你怎么会这样想呢?我怎么可能会怪你呢,我疼你还来不及呢。”

    “可是,可是要不是慧慧,哥哥也不会受伤了。”慧慧还是有点担心。

    秦晨突然抱起慧慧,严肃的看着她,慧慧被秦晨的表情感染了,也这样看着他,忘记了害怕,担心,“慧慧,你记着,你是我秦晨的妹妹,哥哥保护妹妹是天经地义的事,以后不许再有这么奇怪的想法了,听到了吗?”

    慧慧重重的一点头,擦掉泪痕,甜甜的一笑。

    秦晨也一笑。

    下了床后,秦晨喝了点汤,据说是补血用的。当然秦晨真正想吃的还是饭,可是爷爷一大病初愈为由,就是不让秦晨吃,还让慧慧帮忙监督。秦晨无可奈何,知道这是为自己好,也不好发火。

    吃过晚饭过后,秦晨不顾爷爷继续躺下休息的要求,来到了院中。

    此时已经是中午了,虽然是严冬,但阳光暖洋洋的照在身上,还是很舒服的。舒展了一下骨头,感觉几天没动骨头都要生锈了。

    稍微打了几个拳,都是十分普通的,再小跑了几圈,秦晨就停了下来。毕竟是大病初愈,虽然感觉自己已经好了,但秦晨还是不想冒险。稳固一点为好。

    锻炼了一会之后,秦晨就问爷爷要了一个木盆,整个下午都把自己关在的房间内,并且不时传来奇怪的声音,秦白想要去看,结果被秦晨给扔出来好几次,爷爷与慧慧虽然好奇,但也不去打扰。爷爷知道武者都是神秘的,自己一大把年纪了就不掺和了;而慧慧相信哥哥肯定会告诉自己的,所以也就不过问了。

    一直忙了整个下午,到了傍晚吃晚饭时,秦晨才揉着肩膀从房间中走了出来。

    “哇,这么丰盛。”秦晨看着满桌子的好菜,有些不敢相信,“今天是什么日子吗?烧这么多的菜。”

    慧慧一脸兴奋的回答:“今天是庆祝哥哥痊愈的日子。对了,什么是痊愈啊?”

    秦晨捏了捏慧慧的小鼻子,一脸微笑,“痊愈就是好了的意思,好了,快点吃吧,今天我要给你个惊喜。”

    “惊喜?”慧慧低头想了一下,突然抬起头来,一脸兴奋,“哥哥你是说那个?”看到秦晨含笑点头,慧慧脸上的笑容怎么止也止不住。

    爷爷有些看不下去了,“一个女孩子家要文雅一些,否则以后会嫁不出去的,对了,你们两个瞒着我什么事,快如实招来。”后面这一句是对秦晨说的,问慧慧这个小丫头片子估计也问不出来。

    事到如今秦晨也不想隐瞒下去了,反正爷爷以后也会知道的,还不如现在就坦白一切,“着这样的,我想让慧慧成为一名武者。”

    “武者?”爷爷皱起了眉头,对于武者他还是有点了解的,毕竟村长就是一名武者,他知道武者是一群很神秘的人,但也是一群时刻与危险相伴的人,爷爷可不想慧慧以后会那样。

    仿佛明白爷爷的心思,秦晨劝导,“放心吧!其实武者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危险,当然现实中没有一份完全没有危险的职业,那些猎人不也是经常遇到凶猛的野兽吗?我们还是问一下慧慧吧。”说完看向了慧慧,“慧慧,你想不想成为一名武者?”

    “想。”慧慧大声的回答着,小脑袋像小鸡啄米一般点个不停。

    爷爷一看,也不想让慧慧讨厌,就抽着烟道:“既然如此,我就不说什么了,对了小晨,这有危险吗?”

    秦晨一笑,“当然没有,反而有莫大的好处呢!”

    吃过晚饭后,秦晨先让慧慧洗了个澡,然后就去烧水了。洗完澡后,秦晨又重新换了一桶热水,在冬天,大家都是用木桶洗澡的,这样秦晨也免去了准备浴缸的烦恼。

    先是倒满了热水,然后把自己准备了一下午的东西放了进去,这是自己把所有的药材放在一起研磨制成的,就药效而言并不输给二品丹药多少。只不过看着眼前这一盆红红的东西,秦晨感到有些脸红,自己的技术有些不到家啊!

    把一盆的药材液倒入了澡桶内,秦晨再搅拌一番,一个药浴就这样准备好了。

    试了试水温,还好,秦晨看着坐在床上玩耍的慧慧,“好了,快脱衣服进去吧。”

    慧慧站在床上看了看这个红色的液体,好奇地问:“哥哥,这个真的是你说的药浴吗?好难看啊!”

    秦晨感到自己的脸有些发红,连忙吼道:“磨磨蹭蹭干什么?药浴都是这样的,还不快进去。”对不起了,秦晨必须在慧慧面前保持自己光辉的形象,撒个谎没什么关系吧?

    慧慧欢呼一声,脱掉衣服就跳了进去,慧慧年纪还小,没有什么男女有别的观念,而在秦晨眼里慧慧就是自己的妹妹,所以也没有太过于在意。

    扑通一声,慧慧跳下了水,只露出个小脑袋在上面,小脸被热气熏得红彤彤的,别提有多可爱了。要不是正事要紧,秦晨简直想上去捏上一捏。不过现在可是在进行神圣的事,秦晨可不敢耽搁分毫。

    秦晨卷起衣袖,走到慧慧的跟前,双手交叉的放在慧慧的头上,“慧慧,闭上眼睛。”

    慧慧严格的遵守了秦晨的命令。

    “记住了,等下千万不要睁开眼睛,千万记住了。”秦晨再次警告道。慧慧再次点了点头。

    看到一切准备就绪,秦晨开始了帮慧慧筑基。

    筑基,是凡人踏上蜕仙路的第一步,也是最重要的几步之一。在这一步中,关乎着能否孕育出仙苗。虽然炼体境又被称之为培仙境,但孕育仙根最大的几率还是在筑基这一步,所以秦晨是丝毫不敢打马虎。

    说起这筑基,分为自行筑基和协助筑基。两者并没有什么优劣之分。

    一般武者筑基是都是从五岁开始的,那时候都是孩子,哪会什么筑基,家长也不敢让这么小的孩子自行筑基,所以一般都是让一个武者长辈协助筑基的。当然有些武者并不是在五岁筑基的,因为各种原因他们筑基晚于那些孩子,所以就自行筑基。当然秦晨筑基就不被考虑在内了。这纯粹是个怪胎。

    “慧慧,接下来跟着我念,听到了没有?”

    “听到了。”依旧是那清脆的声音。

    “天地初开,万物沉浮,欲得那天机,永生逍遥。”

    “天地初开,万物沉浮,欲得那天机,永生逍遥。”

    “天道公允,万物皆有寻大道之机,得长生,享无尽之寿命。”

    “天道公允,万物皆有寻大道之机,得长生,享无尽之寿命。”

    “然大道残酷,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众生苦苦寻觅,欲成那逍遥之身。”

    “然大道残酷,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众生苦苦寻觅,欲成那逍遥之身。”

    “圣皇出,感悟众生之苦,赐经,培仙苗,是万物皆有成道之机,以大慈悲之心,造福三界。”

    “圣皇出,感悟众生之苦,赐经,培仙苗,是万物皆有成道之机,以大慈悲之心,造福三界。”

    “想万物之不敢想,做万物之不敢做,夺天地之造化,化身宇宙,以小宇宙骗大宇宙,存灵于体,以宇宙之心孕育。”

    “想万物之不敢想,做万物之不敢做,夺天地之造化,化身宇宙,以小宇宙骗大宇宙,存灵于体,以宇宙之心孕育。”

    “仙苗成,踏天地之桥,过天台,赋神宫,叩天门,长生有望。”

    “仙苗成,踏天地之桥,过天台,赋神宫,叩天门,长生有望。”······

    《圣皇经》,不知何人所留的一部至上宝典,一步旷世奇经,一部本不应存于世的奇篇。

    全经共有一百零八字,虽然少,但字字直指大道本意。这部经典常人不能抄袭,就算放在自己的眼前都不能识得。武者只能凭口世代相传,即使如此,也不知多少人在其上耗尽了一生,不能解其分毫。

    凡是妄图凭着记忆记录下这部经文的人都爆体而亡,所写的经文也都化为了虚无。似乎上天都不想其存于世。

    所以到了现在,并没有什么文字流传了下来。

    刚才秦晨所念的只是其中的序而已,剩下的才是重点。

    诵读完这部经典之后,秦晨感觉自己全身的力气都被抽光了,差点昏了过去,但是还是不放心慧慧,强撑着盯着慧慧看。

    这时慧慧在读完《圣皇经》之后,陷入了某种玄妙的状态,那些红色的液体都拼命的往慧慧的体内钻去,而慧慧的体内也有一些黑色的液体流了出来,逐渐染黑了木桶,这是杂质,这只是筑基的第一步洗髓伐脉而已,武者的体质普遍强于凡人就是这个道理。

    洗髓伐脉是有点痛的,虽然是效果最温和的朱果,看着慧慧紧皱的眉头,秦晨中有不断的灌输自己的真气,以缓解其痛苦。

    终于,慧慧的体内没有黑色液体冒出来了,这是洗髓伐脉已经完成的表现,慧慧的眉头也舒展了一些。但这只是第一步而已,那些红色的液体还在继续向着慧慧的体内涌过去。

    下面才是重中之重。秦晨此刻也打起了十二分精神。

    虽说筑基成功率高达百分之九十九以上,况且秦晨还用了那么多的好东西,但一刻没有成功,秦晨就一刻不敢放松警惕。

    放开了放在慧慧头上的双手,剩下的就要靠他自己了,秦晨是一点忙也帮不上。

    站在桶边,秦晨握紧了拳头,心中默念:慧慧,哥哥相信你会成功的。
天珠变中文小说网推荐书目: 天煞孤星风云录 异世之混元大道 猫寻之旅 一代妖仙 千年残想 深宫行 校园女匪 清宫情空净空 毒后 变身侠 连锁黑店 千年神话 绝世舞男 痞子空姐 美型恶男在我家 现代赖布衣传说系列 三千宠爱之秦妃 丫环好迷糊 丫环不听话 凶恶丫头彪悍爷 魔法旅途 09级穿越生 重生之夜莺 血族的契约新娘 欢快的变身之旅 都市之炼金师 深深爱上你 神道僵尸 猫魔御女 倾国厨娘 十字架下的枪神 罪恶之城. 美食大陆 妖孽别跑 明扬三国 煜霸天下 八部万人敌 魔仙武帝 官医大道 异世枪刃 匡扶 通臂之虎 大汉帝国雄风录 绝顶 我的恶魔弟弟 妃飞欲仙 大唐女捕 乌龙游 开封有个包小姐 巫墓 异世之传奇技能 觇仙 子邪 金鳞大王 选夫记 永乐架空传 扑上龙床 海诗神楼 桃花夜夜开 无限恐怖之虚化 危险情人夜 今夜赖上你 夜色迷情 如果这都劈不死你 夜火撩人 异世之绝世无双 我并不想做皇帝 穿越之好好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