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珠变中文 > 武侠修真 > 仙陵传说 > 章节

第二十五章 意外到来的杜大师

    第二十五章意外到来的杜大师

    原本笑容满面的罗野眼中一股戾气闪过,看向了那声音传来之处。

    只见七号房间的门缓缓打开,一个留着山羊胡的老者出现在众人的面前。虽说是老者,但其除了胡须以外,头发乌黑发亮,若使之看头发的话,说他只有三四十岁也是有人信的。可使其满脸的皱纹深深的出卖了他的真实年纪。

    “快看,没想到是赵前辈。竟敢跟郡守竞价。”

    “这有什么,赵前辈也是炼体境七重的高手,并不比郡守弱多少。”

    “他背后的就是破月刀吧?据说赵前辈曾经提刀把清源郡东部平环山的强盗窝一百零七口给一把端了,连大当家的江湖人称“黑心虎”刘霸都惨死在刀下,那可是炼体境五重的强者啊,在咱清源郡也是排的上号的。”

    下面的人议论纷纷,看来这赵姓武者在众人中很出名。

    罗野双手攥拳,“赵平川,你也想和我争?”

    那赵平川倒是很平静,捋了捋那山羊胡子,“罗郡守,话可不能这么说,拍卖行的规矩,价高者得,谁出的价高就能把东西拿走,天经地义嘛。”

    “哦,你可知道清源郡是我的地盘,在这里我让谁生谁就生,我让谁死谁就得死。”罗野心平气和的说出这句话,很难看出一副大老粗形象的罗郡守会说出这句话。这种明眼人就能看出来的威胁的话。

    那赵平川也不知道是否听懂了这句话,掏了掏耳屎,再用手指一挑,“我孤家寡人一个,四海为家,那里不能讨口饭吃?”这说的倒是大实话,以赵平川的修为即便在强者如云的大齐国也能过的有滋有润,毕竟炼体境七重的武者可不是大白菜,罗野想对付他,只得自己出手,但能不能留下还是五五之说。

    罗野一听,呵呵发笑,忽然一股气势油然而发,向着赵平川压过去。赵平川也不是软柿子,拔出身后的破月刀,来抵抗罗野的气势。他们二人怵然出手可把其他包间的人害惨了,许多贵宾猝不及防之下竟被压在地上。

    秦晨抱着慧慧,体内内力缓缓流动,轻而易举的就挡住了两人的气势。慧慧在他的怀中没有感到任何不适,只是有些奇怪哥哥怎么变得不一样了,就和当初面对那些大妖兽一样。

    尽管轻而易举的就挡住了两人的气势外放,但秦晨还是眉头紧锁。倒不是关于他自己的,他只是奇怪这赵平川到底有何底气与罗野竞价,在那些低阶武者眼中,两人只差了一级而已,差距并不算大。但只有秦晨知道,越到后面,境界的差距越大,毫不客气的说,秦晨一只手就能诛杀罗野,而且还能不惊动任何人。所以秦晨很奇怪赵平川到底有什么底气与罗野对着干。

    李大会长的心里火燎火燎的,原本指望这颗妖丹大赚一笔,没想到现在发生了这样的事,唉!这次年终评选自己完了。

    “哼,就给你个机会吧!”罗野气势一收,嘴角微翘,“我出价二十五枚灵币,你要跟就加吧。”

    尽管不知道罗野为何不动手了,但这样是最好的。别看他先前说的那么毫不在意,其实对上罗野他是丝毫把握也没有。

    不过即便如此还是得坚持下去,毕竟这是那人的“嘱托”。当然连嘱托也算不上,也不是对自己说的。但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无论如何也得坚持。

    念及至此,赵平川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二十六枚灵币。”

    眼见这赵平川这么不知死活,清源郡府近卫军头领一阵恼火,走上前去,在罗野的耳旁低语:“大人,要不要?”说完眼中杀气一闪。

    罗野右手向后一摆,示意其不要动手,“不用了,在这里动手对我的影响不好,你又不是不知道有多少人等着代替我坐上我这块肥,我可不能让那些对手抓到把柄。”罗郡守面带微笑,开口加到了二十七枚灵币。

    “那就这样放过他吗?”大头领很奇怪,这可不是大人的风格。

    “老规矩,要神不知鬼不觉。”罗郡守在清源郡一直有罗青天的美誉,可是在武者圈子里谁不知道罗郡守的黑心肠,毕竟好心肠是不可能修到炼体境八重的。“二十九枚灵币。”后面这句话是对李大会长说的。

    与罗郡守的洒脱不同,山羊胡子赵平川每加一次价额头上的汗珠就大一分,毕竟一个是一郡之长,每天收入一大把;一个是平凡的散修,赚点钱可能会把自己的命给搭进去。武者在炼体境前期还看不出来,但到了后期差距会越来越大,不仅表现在修为上,在财力上也是如此。别看罗郡守如此有钱,与炼体境九重的强者比起来什么都不是,当然秦晨除外。

    “二十九枚灵币五十枚金币。”赵平川咬着牙说出这个数字。

    “嗤。”罗郡守嗤笑一声,“赵平川,如果你没有钱了就放弃,别在这丢人现眼了,我出三十枚灵币。”

    “哼,老子就算拼了老底也会跟到底的。”赵平川咬牙切齿道:“三十一枚灵币。”三十一枚灵币啊,这快是我全部收入的八重了,赵平川感觉自己的心在滴血。

    “三十二枚灵币。”罗野轻松的报价。倒不是说罗野不能报出极大地价让赵平川知难而退,只是他更喜欢一点一点的磨练对手,让敌人在不知不觉中垮台。

    他们二人这一报价,下面那些大厅中人乱成了一团,超过了三十枚灵币,这是什么概念,比以往的最高拍卖价足足多出了两倍。

    “哇,这两人还真有钱。”一个武者羡慕道。

    “那是当然。”另一个武者露出骄傲的神情,“一个不用说了是我们清源郡一手遮天的人物,而另一位赵前辈可是有清源郡散修第一人的美誉,即使放在外面也是一流人物。”

    “那放在大齐国呢?”第三个武者开始插嘴。

    第二个武者斜眼问道:“你是大齐国的人?”

    “嗯,有什么问题吗?”第三个武者不明白有什么问题。

    第二个武者高呼一声,“各位,这里有个大齐国的武者,看不起我们清源郡的武者。”

    顿时群情激奋,那个大齐国的武者很快被淹没在了人群中。第二个武者拍拍手,“不要以为是大齐国的就可以嚣张。”

    对于下面的小插曲罗野与赵平川都没有理会,而李才生让几个侍卫去处理了一下,现在的重点是妖丹的拍卖,除非发生妖兽潮,否则其他的都是小事。

    “三十六枚灵币,赵平川你还有钱吗?”罗野嗤笑道。

    赵平川仿佛做了很大的决定,“三十九枚灵币,你若多过这些的话我就放弃。”

    “四十枚灵币,你再加加看。”罗郡守始终保持着微笑。

    听到罗野终于加到了四十枚灵币,赵平川反而松了一口气,“大师,我只能做到这么多了。”赵平川在心里默念着。

    见到赵平川终于不再加价,罗野也是松了口气,别看他那么轻松,其实是做给赵平川看的,若是这个老头发神经死磕的话,罗野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李会长,是不是该宣布了?”罗野轻松地对着李才生说道。

    李大会长这才反应过来,“嗷,嗷,四十枚灵币一次,四十枚灵币两次,四十枚灵币······”俗话说好事多磨,罗野也没想到拍卖一颗妖丹会遇到这么多的麻烦。

    就在李大会长快要一锤定音的时候,一道苍老但又中气十足的声音响了起来,“老夫出价五十枚灵币。”

    罗野的目光就像两把剑一般向着声音源头射去,不止如此,所有人都看向了那里。

    只见一位穿着略显普通的黑色袍子的老人站在门口,手里拄着一颗漆黑的拐杖,拐杖上一颗火红的宝石散发着丝丝热量,老人满脸皱纹,头发眉毛胡须都全白了,但又面色红润,精神极佳。

    罗野觉得仿佛在什么地方见过这位老者,但又想不起来,不禁低头思考。

    而他旁边的护卫统领显然没有这种见识,双手握刀,“老头,这里是高级拍卖场,不要瞎捣乱。”说实话老者看起来十分的平常,除了手上拐杖上的那颗红宝石。

    罗野似乎想到了什么,刚抬起头就听到了身旁护卫的话,脸色不由一黑,甩手就给了护卫一巴掌,转而笑脸面向老者,“杜大师,想不到您老大家光临,家臣有眼不识泰山,请杜大师不要介意。”护卫头领摸了摸肿的老高的脸颊,完全不明白平时威风八面的大人为何如此低声下气,难不成是来了什么大人物,当看到大人的眼神时,仿佛明白了什么,连忙跪了下来,“小人有眼不识泰山,望杜大师原谅。”

    “罢了罢了,把我当成什么人了。”老者一脸慈祥的笑容,但现在众人没人敢这么想了,没看到脸罗郡守都对他那么尊敬吗?

    “杜老,您真的来了。”众人好奇,是谁这么大胆,敢直呼杜老,却见赵平川三步并作两步走了下来,来到杜大师面前,双膝跪地。众人大惊,武者都是一群桀骜不驯的人,从不轻易下跪,赵平川这是怎么了。

    “十年前,在苍茫山脉中,您救了我一命,我知道您肯定记不得我了,但救命大恩无以为报,赵某今生愿侍奉在杜老身侧,做牛做马,以报杜老当日救命大恩。”

    杜大师仔细看了看赵平川,突然开口,“你是当年被赤睛紫猿打伤的那个人?”

    “是的,是的。”赵平川显然没想到杜老还会记住自己这么一个卑微的存在,激动道,“听闻赵老炼丹需要七级以上的妖丹,所以晚辈自作主张与罗郡守竞价了起来,罗郡守,还望不要见谅。”最后一句话是对罗野说的。

    罗野无可奈何,只得开口,“区区小事,何必放在心上,若是知道杜大师需要这颗妖丹,我必定双手奉上。”赵平川一听,心里一松,既然在杜大师面前说了这么一番话,那么以后至少在明面上,罗野是不敢对自己出手的,自己赌对了。

    杜大师也不与他们二人废话,转头笑咪咪的看着李才生,“那个,是不是可以决定了?”话说杜大师根本不知道李大会长是谁,只能用“那个”代替。

    但李大会长仿佛是获得了巨大的荣誉一番,肥肥的大脸涨得通红,“既然这妖丹是杜老需要的,那我拍卖行愿意双手奉上,自掏腰包送给杜老。”

    杜大师眉头一皱,“这不行,规矩不能坏,该付的钱一分都不会少,你宣读吧!”

    “那好吧!”李才生本来还想与杜大师拉上一层关系,但没想到杜大师这么“大公无私”,只是不知道这是他的本来面目还是老奸巨猾装出来的,但只能无可奈何,“下面我宣布,这颗妖丹以五十枚灵币的价格由杜大师拍卖获得。”

    高声宣布之后,李才生双眯成了一条缝了,“杜大师,可否到后台一坐,您也知道交接需要一些手续。”这次杜大师倒没有拒绝,点头答应了。

    李大会长心里快要笑成了一朵花,但还要把表面工作做好,转过身来面向台下众人,“各位,一年一度的富雅拍卖行清源郡分行拍卖会就此结束,希望大家以后多多捧场,告辞了。”说完什么也不管就随着杜老向后台走去。

    罗野与赵平川不甘落后,也跟了进去。但剩下的人就没有可能了,场面乱成了一团。

    二楼小包间里,慧慧一脸好奇的看着秦晨,“哥哥,那个老爷爷是谁呀?大家对他好好哦。”

    傻丫头,那不是对他好,而是怕他,敬他,畏他,秦晨在心里苦笑了一声,但这些话可不能说给慧慧听,只能报以苦笑,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但是那位杜大师身上那一道淡淡的气息,尽管隐藏得很好,但秦晨还是觉察到了,它感觉那道气息有着巨大的危险,仿佛自己触之即死一般。难道是,不可能,那种大人物怎么可能为了区区一颗七级妖丹来到清源郡城。

    不过不管怎样,自己只是来卖妖丹的,这次卖了五十枚灵币,可真是赚大了。

    随着拍卖会的结束,秦晨随着人流离场,不过他并没有从大门出去,毕竟钱还没有拿到,就在鉴宝室那里等了起来,况且其它地方他又不认识。

    在秦晨等待李会长的时候,这位李大会长正点头哈腰的站在杜老的面前,大气也不敢出一个。旁边的罗野与赵平川也是如此。毕竟,这可是一位化灵境的强者啊,已经脱离了武者的范畴,成为了一名仙师。

    究竟化灵境与炼体境的差距究竟有多大,他们也不知道,但只知道似乎与“天地之桥”有关,但对于“天地之桥”,已经不是他们这些人可以了解的了。

    要是没人说的话,谁也不会知道面前这位坐在厚椅上的老者就是一位化灵境的仙师。

    此时的杜老仔细的盯着妖丹看,过了老半天才露出满意的神色,李大会长这才松了一口气,杜老满意就好。

    杜老顺手在妖丹上一摸,妖丹突然不见了,众人一阵羡慕,这就是化灵境才能掌握的神通吗?

    随着妖丹的消失,杜老的手上多出来一个钱袋,随手丢给了李才生,“正好五十枚灵币,数数看。”

    “不用数了,我怎么可能不相信杜老呢?”李大会长才不会数呢,他相信只要他一数,今晚绝对有无数人会为了取悦杜老来取他的项上人头,而且最先的两个人绝对是对面的这两位,敢不相信杜老,绝对找死。就算里面是五十块石头他也认了。

    “好了,老夫还有要事,告辞了。”杜老收完妖丹就想走。

    “杜老走好。”李才生、罗野、赵平川连忙弯腰相送。对炼体境九重的强者他们还敢出言挽留,或者套套话拉拉关系。可是对于化灵境的仙师,做这些纯粹就是找死,因为他们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李会长,本官公务繁忙,就此告辞了。”罗野看杜老一走,连忙告辞,赵平川也立马告辞。

    李才生并未出手挽留,笑眯眯的送完两人后,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在想些什么,忽然拍拍手。

    一个仆从走了进来,“会长有何吩咐?”

    “准备库里最好的灵药,给杜老送过去。”

    “啊?”仆从显然不解,那可是最好的药材啊!就这样送了。

    “还不快去。”李才生双眼一瞪,别说眼睛还挺大的。仆从听命下去准备了。

    虽然送礼不一定有好处,但只要有那么一丝丝,自己终身可就受用无穷了。
天珠变中文小说网推荐书目: 山海葬 九鼎神丹录 魔法行 唯武独神 美女主播爱上我 韩娱之梦幻少时 逆世界之杀手之王 异世缘之舍我其谁 囚徒传说 神雕侠侣之雁丘暮雪 网游之无间道 古域传奇之千千静墓 坐地称雄 战法劫 逆方向时针 一步一血 疯狂霓虹灯 玩转特种精英 谋王 海贼王之漫漫长路 七界仙幻 马月猴年 金刚先生 人王崛起之天地洪荒 刺棺 死神之银白色的微笑 道天石 纵意苍穹 缘分时空 我遇到了白富美女友 刀塔英雄 龙神传说之绝世巅峰 恋爱吧死妹控 龙神传说 都市神族 生死纪 钢铁雄心之铁十字 网游之武林高手在现代 阳差阴又错 都是心态在作怪 我只是个绅士 龙翔启明 秦时明月之剑问长生 我的大学风流生活 无之境界 我的能命生涯 深怕情多累美人 一只魔兽单机玩家的修真史 混元证道 不屈之烛 武之尽头 入墓三分——又名盗墓高手 异界归来 异界之水晶宫计划 重生之快意恩仇 堕咏 坏小孩的人生 缚亡灵 禁忌学园 平民子弟 启示录之人间有道 我的诺亚方舟 梦想湛蓝色 乾坤王者 踏三生 人字诀 剑御玄天 忆魔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