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珠变中文 > 武侠修真 > 大宋武侠梦 > 章节

第八章 夜袭

    午夜。月明星稀。

    有月光的夜里并不能带走黑夜的深邃和恐惧,反而那淡淡的光,模糊的影,在微风下,轻轻摆动着,更能勾起走夜路人心底那份对未知的恐惧。

    客栈里,灯早就熄了。借着月光,可以看到住房里的住客早已安睡了,赵佑也属这其中之一。

    不久之前,心思有点烦乱的他终于堪堪进入梦乡。当然,这心思烦乱并不是近在几尺之外的一张床上的人儿引起的,也不是躺在的坚硬的偶尔触及的冰冷的地面。房里萦绕着的淡淡的甜糯馨香反而能平静他的心,那冰冷坚硬的感觉也时不时给予他片刻的宁静。只是……只是……

    我还是在梦中吗?这些天赵佑常常这样问自己。走出了王府,见了更多的人,难道这还是我做了十五年未醒的梦?

    王府,白莲,大宋,大理,这都是梦?爹爹,娘亲,姐姐,这都是梦?柳氏三姐妹,张锦娘,金灵,这都是梦?

    那如果……我只是在说如果……如果他们不是,他们不是梦,那,那一段记忆又该如何?独自抚养自己的父亲,从未谋面就已死去的母亲,待己如子的陈妈,还有那关乎那个世界的一切,难道才是梦?可谆谆的教诲,淡淡的寂寞,时有的忧郁,还如同昨日,萦绕在心头,从未散去!

    梦啊!哪里才是梦啊?我又该如何?……果然,我还是放不下那段记忆,还是认定这里才是梦!……既然是梦,那么为何还久久未醒;若不是梦,为何从不承认?梦吧!就这样吧,就这样认定吧,这里才是梦!——不能再动摇了。

    那么我应该怎么做?……果然,还是应该无所事事,毫不在乎!既然是梦,那终究会醒,眼前一切皆过眼云烟而已,不必挂怀,也不可受其……牵绊!于是,于是,赵佑下定了决心,去除心中的动摇。未久,他进入了梦乡。

    赵佑不知道什么时间了,不知道自己睡了多长,睡梦中的他只觉一阵冰凉滴在脸上,就醒了。

    窗外月亮已经下山,残留的余光还照着大地,一片霜白。房内却黑洞洞的,过了好一会儿,他才适应黑暗,就看到一个人影就立在他的旁边,人影正用手悬在他头上,紧接着,他只觉一阵冰凉又袭来,驱走他宿睡的头昏。他动了动,用手摸了摸脸颊,方知是水。

    “你醒了?大哥哥,你终于醒了!”耳边传来惊喜的话语,是……金灵!怎么是她?赵佑本以为是同房的柳素儿或者是柳凰儿捉弄自己,哪想是她,再一细看,果然那娇小的身材都不是其他两人能有的。赵佑虽是认出是金灵,但仍是愕然,强行被人从梦中叫醒,脑袋还转不过圈,根本就想不到是什么原因使金灵来这。不是说她已经走了吗,赵佑想到柳凰儿自小二那打探来的消息。

    “金灵?你怎么在这?”赵佑开口道,他只觉嗓子干哑,想要水喝,又耐不及问金灵怎么回事,张了张口,却发不出声来,慌了一大跳,轻咳了一声,咽了口唾沫,方才觉得嗓子润了,才发出话来,却不免控制不好话声,说的大了些,在这寂静的夜里,把他自己都吓了一跳。

    “小点声!”赵佑只觉自己的嘴立马被一只小手捂住,小手软软的,暖暖的,还带着一点清香,赵佑忍不住嗅了嗅鼻子,动了动嘴巴,那只小手顿时如触电般抽回,被其主人藏在背后。黑暗里,赵佑隐约能看到金灵的动作,却看不到她的脸色,不知她此时脸涨得通红,却也意识到自己的动作不妥,尴尬地笑了笑,又觉察夜里对方也看不到自己的笑,方才不安地轻咳了声。

    赵佑却不知,金灵习得奇术,目力不比常人,在这等黑夜里,三尺之内犹如白昼,自是把赵佑的表情一一看到。看到大哥哥尴尬,金灵心里不由啐道,自己真没出息,只是捂着大哥哥的嘴就有这么大的反应,真是没出息。

    暗自骂了自己一顿,收了心怀,金灵方答道,“当然是来救大哥哥啊?”

    “救我?我有什么要你救?……趁现在,快点离开!别让她们醒来发现了。”赵佑看了看四周,知道还是自己的住房,又听金灵说什么救自己,就意识道,这小姑娘定是不知道从哪里得知了自己的事,要来救自己。

    可自己没有丝毫武功,她又是一小姑娘,武功晾也高不到哪里去,就是这时被她救了,又怎能跑出哪里去,况且这大理又有白莲分舵,自己两人能脱了身?要是那样,还白白连累她。

    这样一想,赵佑只能装傻,又望了望几尺之外的床上,害怕那里的人儿突然坐起身,慌忙又劝金灵快走。

    “大哥哥,你别怕,她们醒不来了。”金灵狡黠一笑,当然,赵佑暗中看不清,却能从她的动作中猜出,“当然,是要救大哥哥你逃了虎口啊。你的事,我都听到了,那个很凶的要杀我老女人说的,我可都听到了,你是她们手中的人质。……我就知道大哥哥怎么可能是那疯女人的仆人和姐……”最后,金灵本是要说“姐夫”的,但一想这是自己暗中想出来的,还暗自难过了一番,直觉丢脸,刚要说,就不住了嘴,不愿说知给大哥哥听了。

    赵佑没注意金灵的后面话,听到“她们醒不来了”就震住了。“你杀了她们?”赵佑惊的从地上坐起,一把抓住跪坐在他旁边的金灵的两肩。

    “疼!”金灵还在想自己怎么能想到那地方去,就被赵佑突然坐起一把抓住双肩,惊了一下,接着就感觉到被抓得难受,不觉叫出声来。

    赵佑连忙松开,又紧张地追问一句,“你杀了她们?”

    金灵揉了揉肩膀被抓的地方,嘴上却笑嘻嘻地,“呵呵,大哥哥,你干嘛那么紧张啊?不用担心,我武功虽然不行,藏身之术可是鼎鼎的,不怕她们。”

    “哎”,赵佑一声长叹,听了金灵的话,只以为是真杀了她们,一时间不知道心里是个什么滋味,唯有长长出了一口气,排解心中的烦闷。虽说自己与她们是仇人,但这几天的相处,她们并没有对自己怎么样,而且十五年来没有与王府之外的人接触过这么长的时间,心里不知不觉就有了点不舍,这时,听说她们被人杀了,还是因为自己,心里不知涌出的是什么滋味,五味混杂,心里也开始有点绞痛。

    看着眼前的娇小人影,竟有那么一时想去责备,却终是又开不了口,归根到底,她只是为了救自己,不管怎么说,她置自己身死于度外,来救自己,这是天大的恩情,自己怎能把责备的话说出口。

    又思及柳氏三姐妹她们的身份,不由为金灵的处境感到不安。“你怎么能杀了她们呢?你不知道她们是什么人,你杀了她们,她们的人一定会为她们报仇的。那时,你怎么能对付的了?”死者已矣,她们因自己而死,但不能再让金灵因为这而死。一切的罪魁是自己,自己去向她们的人领罪吧,要杀要剐随她们,但不能牵扯的金灵,赵佑心里下定决心。

    这样一想,当务之急,是赶紧让金灵快点走,不能让人看到她在现场。刚要开口,就听到一声笑,“嘿嘿”,——是金灵!

    “我就知道,大哥哥一定会第一个为我的安慰考虑!我就知道,我就知道!”金灵刚笑出声,就连忙用手捂住嘴,接着不知道想到什么立马又拿开,可话语却没听下来,越说越兴奋,要是白天,定能看到她的眉飞色舞。

    “放心啦!我没有杀她们!我只是让她们暂时醒不过来而已。”金灵调皮的语气说道。

    “暂时醒不过来?”

    “是啊!这可是我从妈妈那里偷来的,很灵的,只是一小撮,就能让人睡上两个时辰,我可是给她们整整用了一大瓶呢,虽说是制成熏烟怕药效降低才用这么大剂量,但够她们睡上一整天,任是打雷打得轰轰响,也别想吵醒她们。”金灵语带自豪的说道,那样子就差直接说“快点夸奖我吧”的话了。

    “你那样说,我岂不也是中了?”赵佑不解道。

    “是啊!但被我解了。我先前滴的凉水,还有喂你的解药,很容易的。”

    “那……快点!趁她们睡着,你快点走!”赵佑连忙道。得知柳素儿她们真实情况,他暗舒了口气,心情也不由愉悦起来。又想到此地不宜久留,不管怎样,也得劝金灵离开。而自己,不能拖累她,自然不能跟着她一起走。

    “好啊!大哥哥你赶紧把要收拾的东西收好,我们这就动身。”金灵明显雀跃地道。

    “不!我不跟着走。你自己离开!”

    “……哎?……为什么啊?”金灵闻话,不由住了欲势要走的步子,转过头对着赵佑,很惊讶地问道。可话是这样问,她心里却早已明白了几分。大哥哥一定是怕连累我,他知道她们身份不好惹,宁愿留在这里,也不愿跟自己走。先前我故意先说“她们醒不来了”就是让大哥哥误会,我杀了她们,果然跟我料想的差不多,本来自己还准备好挨大哥哥一顿骂的,说我乱杀人,还是杀的她们,都准备好了,大哥哥不但没骂,还那么温柔,担心我的安危。

    我一定要把大哥哥救出来,就冲大哥哥的温柔!

    “那……那个,那个,……没什么!我就是不愿跟你走!你听的都错了,你说的那个人是我师叔,她只是在跟我说笑呢。根本没什么人质不人质的。”赵佑被她一问,哪想的好原因啊,又不能跟她说真的,慌了半天,扯出一个根本就是笑话的幌子。而且他说的“那个人”就是金灵先前口中的“那个很凶的要杀我老女人”,就是张锦娘。

    金灵听了,想暗自发笑,又想痛骂他,心里又不由感动,琢磨着要想个法子打消他的这个念头。忽然眼睛一转,灵机一动,“哼,我是来救大哥哥的。我才不管什么玩笑不玩笑呢,我说是救,就是救。而且大哥哥,你今天还必须跟我走!”

    她瞧到黑暗中赵佑的脸上挂起苦笑,知道自己的胡搅蛮缠,起了作用,接着,又加了把火,“你说她是你师叔,那三个姐妹就是你师姐妹了吧?……大哥哥,你说,我要是拿前面那个床上躺的大姐姐威胁你,你愿不愿意跟我走呢?还是,我现在把她们叫醒,说我想救你,然后让她们杀了我呢?”

    赵佑听得出金灵什么意思,不管是就金灵的安危来说还是出于才扯得一个幌子,他都不可能选第一个,那么第二个更是不能选,这金灵小丫头自然是知道的,这才明白自己的顾虑全被这小丫头瞧去了,还被用来威胁自己,真是……被她打败了!这样一来,只能跟着她走了!

    赵佑不免再次苦笑,只感觉自己这段日子都成了她们这帮女子手中的陀螺了,任她们转来转去。

    也没什么可收拾的,赵佑本就是她们劫来的,又没有顺手把娘亲收拾的包裹一并劫了,这几天又是逃亡,自然还是原本那件衣物。直接起了身,把所以东西都安定,还好自己衣兜及衣袖里别的东西她们并没用趁当初自己昏迷收去,其实又没有什么可收的,唯一一件可称得上是武器的,还是自己做的,她们又不识,只当是个玩意儿,哪会收去,赵佑不由摸了摸,怀中衣兜深处那个长筒状物,心里稍稍安定。

    金灵是从窗户爬进来的,原本这门窗都被柳素儿头夜紧紧锁住,也不知她是怎么开的。这要走,金灵却拉着赵佑开了门,要从门直接走出。

    两人刚要关门,就听金灵发出一“咦”声,接着,小声嘟囔了句,“对了!”

    只见她又进了房间,在房内的桌子上摸索了一会儿方才出来。

    “怎么了?”赵佑问道。“嘿嘿,待会再告诉你。”金灵发出一声得意的笑。

    接着,闭了门,又见她从口袋里拿出一个长管,捅破窗户纸,朝里面吹了吹。

    最后,她又走进其他两个柳素儿她们订的房间,如法炮制了一番,方才嘿嘿地对着赵佑,笑道,“我给她们又加了点料!嘿嘿!”

    赵佑心想,原来是怕她们醒得早了,又加了点药量啊,看她笑得开心,自己不觉苦笑起来,这下柳姐姐她们要吃苦头了。

    “她们中了迷药,睡了没那么久,起来一定会很渴。所以我在她们的茶壶里下了一剂泻药。而且,嘿嘿,我也不怕她们不喝,刚才那管子里的熏烟,可不是迷药了,是我专门为她们制作的加了泻药的料子。……呵……呵……,这下,非让她们泻地个底朝天。”金灵一边说着自己的“杰作”,一边发出嘿嘿的笑声,最后更是发出一阵恐怖的腹黑的人常用的配音。

    旁边的赵佑听得只能一个劲地冒冷汗,心里暗暗发誓,以后决不得罪这个小恶魔。
天珠变中文小说网推荐书目: 纯良杀手 女神办公室 巅峰狂龙 美女急急如律令,收 修仙之人多力量大 浴血战魂 网游之杀神崛起 撸爆末世 仙师无双 我的都市老婆们 神级盲僧 荒霄 奇世异闻录 史上最强催眠师 校花的超级保镖 穿越唐朝做县令 惹祸修仙 无敌命魂丝 星迷 星技元 猎战异界 大枪侠 辰天记 默示蓝炎录 光与影之歌催眠 七日再生 三国之少年凶猛 曹三娃开店记 大苏世家 斗月 珑武奇谭 进击末日 魔难求仙 保美护花录 倩女幽魂之正道 逐鹿皇权 异闻杂谈 星空烈 神魔复仇者 千古第一昏君 星梦之国民队长 灵武独尊 我的传奇战士一生 妖管 主人怎么可以不可爱 史上最强魔王 天极之强者为尊 万天星辰 桃花四艳 欢喜和尚异界纵横 妖人的囧途 重铸幻想乡 创世天罚之风起云涌 为书而狂 武途 天庭代理系统 末世之超市大亨 星主 狼形龙影 修灵狂潮 重生之完美生活 超级战神系统 羽夜 千夫所指 青春蔷薇 圣剑召唤 穿越之道临异界 石天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