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珠变中文 > 武侠修真 > 大宋武侠梦 > 章节

第二十一章 白莲的守株待兔

    曹正看出他的询问,转言朝毒手圣道:“毒手圣,江湖传言,其全身是毒,无人敢碰,一身下毒功夫更是诡异非常,让人防不胜防,再加之难明的制毒手段,制出来的毒千变万化,死在其手上的好手不计其数。自十年前行走江湖以来,树敌甚多,然其性格孤僻,不曾听闻与谁交往过,行踪飘忽难定,让人寻捉不到。其仇家几次集结人手围剿他都没有成功。却不曾听说何时入了白莲教,毒手圣啊毒手圣,没想到你竟然加入了白莲,让曹某真是惊讶啊!”

    “哼,追魂曹正,休逞口舌之利,区区官家鹰犬,又好得哪去!某家今天专找他齐德而来,你且一旁呆着,哼哼,一会儿让你惊讶得更多呢,就怕你惊吓掉了牙!”

    “哈哈哈”,风飘飘抚了抚手掌,拍了拍,笑道:“好了好了,闲话就此结束。鄙人今日到此有贵干,至于闲话,曹兄、齐德公若有心,改日我等找酒再续,当然,希望在此的几位都有机会活到那时。还是让我们把事先解决了吧!曹兄,齐德公,意下如何啊?”“话说,毒手圣兄,你的那毒是不是不管用啊?看他们并没有什么事的样子,真让人担心呢!都拖了这么久,也该发了吧?”

    “风飘飘,少小看本家的手段!桀桀……,他们自作聪明呢!毒早就发了,我们在拖时间等他们毒发,他们也在拖时间……嘿嘿……想排毒。……殊不知啊,我这毒是我专门为这一天特制的,可是越用内力抵抗越强劲呦!怎么样?排毒排出来没?要不要某家再给你点时间!”毒手圣说到最后,犹如毒蛇般盯着齐公公,问道。

    “那就不烦你的好意了!来吧,让曹某人看看尔等有何本事!”话毕,他已挥掌跃身而出,转瞬间,就移至毒手圣所站的位置,只留下道道残影,标示着他的路线。毒手圣、风飘飘两人似早有所料,不约而同地飘身而退,躲过这一击。而且原本毒手圣所在的位置飘起一团绿雾,齐公公刚要触到,就一闪身而回,重新站到原来的地方。

    “好手段!”风飘飘赞道一声,眼光同时一亮,“看来,越来越有趣了!”“桀桀……,你的脾气果然还是一般的暴躁啊,一点都没变啊,想来这些年过得还真是舒坦吧!那么,现在你可感觉到你的手是不是有什么不适?“毒手圣突然问道。齐公公、曹正、风飘飘都为之一愣,风飘飘的眼睛愈发亮了,朝向齐公公看去。同时曹正疑问和担心的目光也触到了齐公公这边。

    齐公公额头禁不住布下一层细小的汗珠,他已经感觉到了,剧痛,钻心刺骨的痛楚差点让他叫出声来,缩在袖子里的右手也在止不住地微微颤抖。“桀桀……,没想到吧,那团绿雾之前,我可是已撒过毒喽,无色无味的哦。果然不出某家所料,中了,痛吧,好好痛吧,我可是说了我要好好伺候你的……嘿嘿……当然你放心,我可不会撒要人命的毒,我可不会让你轻轻松松就死了!对了,这个毒也是我刚研究出来的,还没有名字呢,要不要你来命个名,毕竟你可是它的第一次啊,某家想它会很高兴的。……算了算了,你竟然没有那个文采,那还是某家亲力而为吧,那……就叫让你好好痛,怎么样?嗯,不错不错,一语中的,充分表现了它的特点,好名字,好名字!“毒手圣阴恻恻地笑着,已与褶皱连成一线的双眼更加看不见了,只是这表情和说出来的话似乎有点不伦不类,如果这时有着第三方的局外人的话,恐怕早已笑出声了,或者是不留情地恶寒。

    “现在,诸位身上的酥功散应该都有点作用了吧!风飘飘,你可以动手了!”毒手圣朝风飘飘言道。“毒手圣兄所言极是,本来我还想让你再给他们讲讲你如何让他们中酥功散的,好让我再看看有趣的表情。看来毒手圣兄不愿多讲啊!要不,鄙人就勉为其难讲一讲!”“你不有贵干吗?为何如此多的废话?”毒手圣瞥了他一眼,不满道。

    “嘛嘛,毒手圣兄莫要生气。就鄙人来说,看别人表情变化可比贵干什么的来得更有趣呦!话说,毒手圣兄也可以试一试,真的很有趣啊!”说着,他还恶趣味地咂了咂嘴,舔了舔嘴唇。

    “…桀桀……,想说就说吧!反正不急于一时。还有人没来呢,等等也是好的!”毒手圣答道,说到“还有人”时还不怀好意地看了风飘飘一眼。风飘飘被他看得头皮发麻,特别听到“还有人”时却不免显得有些不自然了。“嘿嘿,耽误不了的。……那我就长话短说了!唉,真是的,人生多苦难啊!”

    而一旁的曹正、齐公公众人闻言却是一苦,确实他们中的酥功散早已发了,曹正、齐公公内功深厚,还能撑得一阵,可那些侍卫们就不知能有几人撑得过了。原来还想拖延时间想排毒的,却不料这种毒用内功排不了,想先下手为强,趁早突围,又见识了那毒手圣的诡异下毒,不敢再贸然出击,还抱有一丝再看看说不定有机会的希望。眼下又听还有人来,这再来之人依毒手圣之言定是敌非友了,当下也不敢再看看了,拼上一拼,说什么也不能让他们得逞,不能让世子落到他们手里。虽然他们的目的没有明说,可谁不知道他们是瞄向马车那位的。当下,齐公公向曹正低语道:“稍后,还请曹统领寻机会带世子先走,齐某人留下拖住他们。”事关小主子的安危,曹正也没推脱,当下应了。

    “别介啊!别急着动手啊,我还没说呢。我知道你们是有疑问的,我来给你们解决啊,不会让你们憋坏的!你们就听我说一说嘛!鄙人又不求多,随便做个表情出来让我有点成就就行了!”那边的风飘飘看他们要动手,连忙摆手道。“真是废话!动手!”齐公公沉喝一声。只见他运起双掌,身下沙石落叶顿时犹如受了旋风般旋转起来,双掌如吸石般,吸附着它们,慢慢地越聚越多,最后绕着齐公公形成一个圈子把他包围起来。双掌骤然合拢于胸前,右掌心压着左掌心,接着掌心处向白莲众徒一翻,霎那间沙石落叶翻滚裹在一阵飓风之中,如海浪滔天般朝白莲众徒袭去。而与此同时其身后那群侍卫扬起一阵黑芒,若闪电一般飞进那阵飓风之中。

    “避开!”风飘飘一看他那架势,本来还言笑晏晏的表情也变了色,忙侧身避开,运功抵挡,同时向身后属下喝道。

    沙石翻滚,粒粒如利剑般直刺敌人,就连那纤弱的落叶此时也仿佛被灌了铁似的,如同利刃一般,触之见血,摘叶亦可杀人,今日当见。风飘飘虽避之飞快,但沙石落叶无眼又何其多,直扑其身。

    沙石飞叶那霍霍之声,隔得老远就传至耳畔,风飘飘暗自心惊,知其强劲,哪敢随意让它们触身。双掌上下乱飞,无形掌风形成一道道风劲,抵住奔向要害的利器。可双手架不过乱拳,总有一些漏网之石叶割得他遍体是血,那俊朗的面孔也留下一道两道血痕。

    可他身后的那些手下哪能来得及避开,齐公公含愤一击,他都堪堪只能应付,且还弄得浑身是伤,虽然只是小伤口,但浑身都是那种小口子,纵然毫末,也是生疼。于是那些白莲众受苦了,一阵风过去,有的已然出师未捷身先死了,有的挂着残衣破布拄着剑勉强站立,好不凄凉,只有个别好运气,身处后面,锋芒被队友所夺,只是挂了点彩,意思了一番。

    只是一击,赵佑先前趁他们废话时数的五十几号人就躺到半数,身死此处,剩下的半数人中十数人受了重伤,丧失战斗力,只余下十几人的力量尚可战斗。不过齐公公自己也不好受,这一击他倾尽此时的全力,虽因酥功散他的功力打了折扣,他只能放手一搏。原本余的七层功力经此一击又耗空了五层,此时他只有正常时的两层功夫。好在一击效果不错,对方也剩不下多少人了,自己这方虽中了酥功散,但一部分人应该还有战斗力,两方相较,倒是个势均力敌,搏一搏,还是有机会突围的,况且……想到这,他心底一宽,看向旁边,原先曹正站立的地方已经无人了。

    风飘飘抹了抹脸上的血痕,换了一脸肃容,“人们都说齐德堪比一代宗师,内功强横无比,深不可测,原本鄙人还不放在心上,以为虚夸,今日之见才想是错了。很好!很好!不过”,说着,他又恢复了那般嬉皮笑脸的样子,摸着上唇的八字胡,嘿嘿一笑,“你想来也是强攻之末了吧?先是酥功散,又是这一击,那么,你还剩几层功力呢?三层?四层?哦……不会只有两层了吧?哈哈哈,恭喜恭喜啊!看来我要胜之不武了啊!不过,你杀我这么多人,是不是也应该补偿一下呢?你的命,还有你身后的,他们的……”他的声音逐渐转冷。

    “就是两层,也能拿下你!”“是吗?嘿嘿”“……哦,看我这记性,追魂兄呢?喔,原来是这样啊!齐德公有计谋啊,想必追魂兄已带着马车中的那位趁乱逃了吧?追魂兄,名为追魂,那一身轻功可是有名的,果然好计谋啊,这会儿怕是已跑远了吧?哈哈哈,可惜可惜啊,他遇到的是我风飘飘。齐德公,要不看看我们这边?”说着,还抬手向身旁作了一个“请”的姿势。

    “唔?”本来齐公公被一语道破计谋,感到不安,再一想到此时曹正已带着世子奔了一段路了,才心神稍定。可听了风飘飘的话看他架势,这种不安却更甚了。朝他那架势处一看,齐公公的眉头不禁一跳,眼瞳缩了缩,暗道,原来他们早就料到了,在这等着呢,自己还窃喜但愿他能成功。虽然有着对曹正的放心,对方只有毒手圣一个追去,不一定能阻止,可心底却是拂不去的担忧,同时他还感到满腔的屈辱。想他在宫里,那种尔虞我诈的地方,日日都是算计别人,提防别人算计,玩得就是术谋,今日大意了,阴沟里翻了船,被对方一再戏弄,这是天大的屈辱。

    “很好!很好!”齐公公恨声言道,“我还真小看你了!玩的很爽吧?”“是啊!那是自然的爽啊!特别……啧啧……你这个表情太有趣了!能不能再愤怒一点?再愤怒一点,对,就是这样,简直太完美了!”随着风飘飘的话,齐公公面上的表情都是一颤一颤的,显然气得不轻。“那我就给你更完美一点!”说着,齐公公已挥掌而出,在日光的照射下,诡异地消失了。“消失了!”风飘飘从一开始戏弄他就做好应敌的准备,可看着对手诡异地消失了,不免还是心中一惊,忙闪身而退,刚退至半步,“鸣”的一声,他的那把朱剑出鞘,猛地向身后一抹,只听“叮”的一声,一股大力袭来,他一个扭身,朱剑横档于胸前,退出五六步之远。他原来所占的位置出现一个人影,正是齐公公,此时他的衣袖被划开半寸,立掌对着风飘飘。“没想到无身术你竟然躲了过去!”齐公公一脸杀气的看着拿着朱剑的男人,冷冷的声音。“嘿嘿,小意思!”“是吗?那再吃我一掌!”齐公公又做出一个跃身的动作。

    “唔!”风飘飘刚要躲开,他自身的情况可不像他说的那般轻巧,一股腥甜正被他压在喉咙处,强忍着不吐出来。这时他下意识地一侧,同时反身一剑,而且左手立掌挥出,接着“叮”地一声,他就感觉肩膀被刺中,要不是自己的剑挡偏对方的武器,那么刺中的必然是自己的心口,而自己的左掌打在一个人的身上,“蓬“的一身,对方应声而飞,而那把刺中自己肩膀的明显是剑的武器,也随之抽出,带掉一块血肉,鲜红接着喷出,迅速染红白衣。他刚反应过来,就要侧身闪出,一股厉风从身后传来,“噗”,他哪反应得及,硬生生受了一掌,好在掌势较弱,但还是吐了一口血,这下好了,喉咙终于清闲了,他还在那想着这个问题。同时又感到对方掌势刚缓,还不待离身,就又是一股更强的掌劲吐出,这掌要是打实了,那就不是一口血的事了,还是那个地方,刚受一掌,再来一掌更强的,非背骨被打断不可。风飘飘一觉事不好,大喝一声,“身若金刚”,一层如水纹波动般的墙从他身体中弹出,齐公公只觉自己的这一掌打在棉花上,瞬间软弱无力,接着就被弹开,而他再要发出第三掌时,风飘飘的身子就已经遁去,出现在左侧五六米远处,剧烈咳着,一道血迹从他嘴角溢出。齐公公见势,怕他偷袭,忙收掌闪身而回。

    原来那时候风飘飘身退,正好背对着侍卫们那方。一名大内侍卫看其没有防备身后,就一个偷袭想直穿风飘飘后心,齐公公早就看到,也配合着说再发一掌吸引他的注意力。想来这名侍卫也是精于刺杀的好手,只到他的剑就要刺上风飘飘的后心,风飘飘才猛地转身,一把剑正好打偏侍卫的剑,而他的左掌一掌也打飞了这个侍卫。同时,齐公公本来做戏的一掌也趁机会真正挥出。

    “连我的流水三重击你都能躲过,影刺也奈何不得你,还被你打成重伤,有趣,有趣!”齐公公扶起那个叫做“影刺”的大内侍卫,把他交给后面的人,方才对风飘飘言道,“那么我就好好陪你玩会!”还不见齐公公有什么动作,那边方才停止咳漱的风飘飘就闪身回到了自己队伍的前方。“我才没说要陪你玩呢!你个死老头,我本来就不想陪你玩的,你先出手我才不得已接的,你个疯子,只剩下两层功力了,还这么疯!”“你说谁——老头?!”“就是你这个疯子!好了,不跟你说了!接着我们的贵干吧!死老头,看好了!”说着,看也不看正欲发狂的齐公公,抬头向空中吹响一声长哨,清脆的哨音传的很远。“想打,有的是人跟你打!”风飘飘挑衅似地朝齐公公看了看。“有救兵?!”齐公公双眼顿时眯起,掩饰住紧缩的瞳孔,心里暗道不好,看来今天要埋骨于此了!那么,就拼了!
天珠变中文小说网推荐书目: 大妖鹏 伪法狂徒 轮回执法者 老大异世行 末世狂奔 修真高手异界游 生死重天 东亚闪电 天道涅槃 重生之晚清霸业 邪天道 球场超神录 邪气蔓延 一个小兵的传说 末世恐怖 傲世封神 似魔非仙 时空倒影 我的美女公爵老婆 鬼域新娘 僵道 洪荒不灭金身 火影之游戏模版 网游之暗夜修罗 重生西游之龙族 最强中场 凌辰传 光芒传奇 灵蛇闹洪荒 仙路难觅 诛仙之飞蓬新传 超级菜商 网游之—霸道职业 中天神王 战碎八荒之不老传说 啼血 霸寇 逆血魔变 万磁王 月光下的泪 空间进化者 雷霆煞 气冲九霄 天煞魔劫 末日怒火 拓荒 仙道无情之问鼎 东城浪子 天幕落尽 沧溟引 暗黑破坏神的世界 末世悚情—赎罪 武者至尊 梦亦轮回 青蒙 天境幻尘 带着老婆玩穿越 无尽杀皇 妖精尾巴中的游戏者 铁生烟 暗黑魔兽大穿越 六界纵横 异世神君 暗黑瞳孔 阿尔斯大陆 纵横志 三国志之刘备有子刘封 东海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