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珠变中文 > 武侠修真 > 大宋武侠梦 > 章节

第十九章 离

    接着,宣旨队伍只是在王府呆了两天,今天赵佑就要随着一起出发到汴京去了。{WWW.23us.com最快文字章节阅读}这两天就如同爹爹所说的那样,赵佑一直陪着娘亲和姐姐。没有埋怨,没有挽留,一切如同往日般,只是稍微有点不同的是,赵佑把往日用来读书和消遣的时间全部用来陪着自己的娘亲。蜀王妃是个传统的中国式女子,王妃的光环并没有给这个女子添加什么盛气凌人和心机的属性,她就如同一个普通的居家女子一样,在她的眼里,只有自己的丈夫、孩子和与他们组成的那个小小家庭,一丝不紊地打理着家里的大大小小的事,关爱着自己的丈夫、孩子,这就是她的全部。纵然心中有极大的不舍,她并没有表现出来,如往常给自己的丈夫、孩子打理着他们的生活,看着他们熟悉的脸庞,那一刻就是幸福。可幼儿要远走离家了?饿了,他知道吃吗?有没有人为他打理啊?那些食物合不合他的胃口啊?天冷了,一定要加衣服啊……一切一切化作心头萦绕,如同一丝线牵着,一头是母亲,一头是远行的孩子。为他打好行囊,真想把四季的衣物都装上,要是变了天;为他备好干粮,真想烧着几十道喷香的饭菜替他捎上,要是不服水土;为他挂好水壶,真想灌上琼浆玉露,要是他喝不惯;……不舍最终化作一句句叮嘱,伴着远行的人儿,一步步地走远。

    队伍的离去远比来时更加隆重,送行的人儿紧随着队伍,送到城外,仍不愿离去,只是痴痴的看着,直到远去的成为一个个黑影,黑点,最后凝结成为一块,直至消失不见。回过神来,只余下浓浓的别绪,惆怅萦绕眉间久久不愿离去。

    赵琳儿痴痴的看着远行的车队,目光捕捉着那中间最大的一辆马车,黑漆漆的眸子久久不愿眨一下,生怕下一刻再也捕捉不到那个熟悉的身影,虽然只是他坐的一辆马车,可那在痴儿心中就如同他的化身。少女想追过去,只要自己下了决心,只需一眨眼的瞬间就能看到他,看那又能怎么样呢?终究是要走的,难道,你忘了自己发的誓言吗?难道你不记得那个决定了吗?师傅说的不错,只有自己强大了,好好保护他,那时自己就能再也不离开他了。不记得了吗?他说过,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虽然……那只是自己偷偷翻他在书房的笔记时不小心看到的,那就是他说的,不然他怎么写了呢,自己那么不喜欢这些穷酸句子,可是他写的,心里却喜欢的紧,他一定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才会写这样的句子呢,感觉就是写着自己呢,一定是,一定是他不好意思说,才偷偷写的,然后诱自己去看,真是坏弟弟。

    有着不同心思的少女越想越远,嘴角抑不住挂起一丝甜蜜的笑容,突然一阵吵闹声把少女从跑神中拉了回来,原来车队已经不见了,送行的、看热闹的要撤了,等等,少女蓦地回转过来,目光所及之处,已见不到了那个熟悉的马车,就连车队都不见了影子,惶急的目光快速的寻找着,稍待,少女终于意思到这个具有打击性的事实了,芳心剧颤,再也抑制不了自己的感情,“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没了主意。她正要纵身飞过去寻找,如同一只慌乱不知家的小蚂蚁寻找自己的家,一只手适时拉住了她的胳膊。少女挣脱着,最后那手的主人只有紧紧抱着她,才让她没了那般拼命,闻着熟悉的味道,转身投入那个怀抱,声嘶力竭地哭着,“娘亲,弟弟走了,他不要琳儿了!”哭声撕心裂肺,如同受了天大的委屈,要寻求一个明事理的人给自己主持公道。“弟弟怎会不要琳儿呢,他只是有事要做,只是走几天而已,不久就回来了。琳儿是姐姐,姐姐怎么可以哭呢,是要惹弟弟笑的,到时弟弟回来了,可是要说姐姐是好哭猫了。”温柔的抚着女孩的秀发,那一滴滴泪珠儿流的飞快,片刻就浸湿了母亲温暖的怀抱,也浸着女孩柔弱的心。“哼,他敢,他要是笑话我,我就…我…我就不跟他说话,让他笑我,就不理他。”女孩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想着自己在这大庭广众之下竟哭了,只觉得脸颊一片烧热,埋在母亲的怀里,不想出来,真是丢死人了,想想,自己本就打算好了,要控制自己的情绪,都打算好,哼,就是那家伙,好端端的干嘛“啾”的一下就没了影子啊,害得自己控制不了丢了人,等你回来,看我不收拾你。

    想着疲懒的家伙看着自己一副无辜又讨饶的表情,女孩心中一阵欣悦,忍不住笑出声来,接着就像止不住般,越笑越大,最后不免一通解释才让担惊受怕的娘亲解除自己不正常的怀疑,又让女孩心里不由对某人一阵“呀呀切齿”,直发誓以后一定要他好看。

    且不说王府众人收拾了心怀,回府去了。赵佑一行沿着官道赶着路,车轮压着沙石,伴着轱辘辘的声音,吱吱的作响,马蹄哒哒着,马鞭轻扬,偶尔击着空,发出一鸣脆响。车行的不快,一行没有女眷,也没有避讳,赵佑直接撩起车帘,赏着路上的风光。虽说一直存着不出门的心思,但美景当前,赵佑本身就是个爱景之人,哪容得错过,一路痴痴地嚼着美景。本来王妃要安排个丫鬟随行伺候着赵佑,不过被赵佑拒绝了,他本就没有古代那种让人贴身伺候的习惯,有个不怎么能说话的人在身边也不自然,当然不会答应,就是在王府里他堂堂的世子身份也没有置备暖脚丫鬟、通房丫头之类的,王妃不放心,还要劝的,最后被王爷说了一句,“让他自己去闯吧”,也就作罢了。

    话虽如是说,但总归不放心,王爷特意派了王府十名特级侍卫由“追魂”曹正带着,与齐公公等人一同,护送世子入京。追魂曹正自不必说,是王爷的心腹爱将,王府四大侍卫之一,武功在江湖上是有名有号的。十名特级侍卫也不弱,隶属于王爷亲卫队,每一名都是经过沙场浴血的好手,对上一流武林人士也不会落入下风。而齐公公所带人马中,力量亦不差,特别是三十名一色黑色劲装打扮的,知内幕的人就可以看出他们就是传说中的大内侍卫,这些并不足以宽王爷的心,更让他放心的是,有人跟他说过,那齐公公也是身怀绝世武学,一身功夫必是练得出神入化,一代宗师堪比。而说话的人的身份让王爷起不得一丝怀疑,虽说他自己并没看出什么实质性相符的。

    这一番武力值相加,王爷才算放心。再加上官府更牵扯到皇家这面旗,毛贼虽多,但也不会谁活腻了找死,都是江湖混饭吃的,眼耳自然比得一般人灵敏,谁不是闻风就撤啊。除非是有深仇大恨,不死不休的,更兼有通天的实力,不然也走不下几招。

    如此王爷脑海中就只剩下那几路人马了,不过……白莲吗?想来它才最可能。不过前段时间刚铩了他们的锐气,几番出击让他们元气大伤,想来还在休养生息吧,可惜,跟猴一般精,藏头露尾的,不然定剿灭了他们。不过也要防着他们动手,还好自己早就有安排。只要不出意外,来了就别想走了。可世事难料,俗话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这一切安排真能让一路上太平吗?

    从晨露到落日,行了一天的路,傍晚时分,一行人人困车乏,映着落日的余辉,进了一座小城,寻了一家还算不错的客栈,嚷嚷着要来一桌饭菜,一顿好吃,随后众随从收拾着来日的干粮和水,虽是头天赶路,一群人也累个不行,接着就各自回房好好休息去了。

    赵佑坐着马车,却很悠闲,一路上美景不断,川蜀自古就是山灵水秀之地,美景还用的说,更兼之这个时代不曾闻有什么污染,全都是自然出品,让他大饱一顿眼福。而且一路上无事,看乏了就钻进马车睡觉。他所坐马车虽外观看着并无特色,可内里却极有乾坤,整个安置如同一个小型的卧室,舒适程度自不用说。所以一路行来,赵佑并无乏感,一双充满好奇的眼球随着周围不断转换的新奇转动着,毕竟差了几百年,这时的东西与他记忆里的差得不仅是外观表面,更见质的不同。也赖他自己,想来来了这十五年,却一味的龟缩于一隅之地,除却一日三餐,没有更大的想法。

    今天乍一见这番天地,也只能不停感叹每一个时代都有着不可磨灭的魅力,只是人们常常留恋的不是这些,而是人。

    王府十一人包括曹正自是以赵佑马首是瞻,赵佑也不多说,曹正他唤作曹叔,肯定信得过,就随他安排了。自己入了客房,只是洗洗,又读了会书,就睡了,这就是赵佑头次出门的第一天。虽然难得出来一次,很想夜里出外看看,但想想自己此时处境,还是罢了。

    如此又行了两天,虽说行得很慢,这两日也出了川蜀地界。赵佑先前的新奇劲也遭到了消磨,没了先前那般掀帘而看的兴趣,只躲在马车内看着书卷。

    骤然队伍停了下来,前方一阵沙沙地响。赵佑放下书卷,撩帘探头而出。驾马车的是一个王府侍卫,赵佑便向他询问道,“前方怎么了?怎么停了?”正在这时,曹正从前面驾马而来,赵佑阻止了他的下马施礼,曹正方道:“少爷,没什么事。只是前方是一个密林,齐公公怕其中有诈,寻我去商讨个主意,现在正等着探马的消息呢。”赵佑笑道:“有曹叔在,佑儿自然不用怕的。曹叔,进来坐坐歇息一下吧?”曹正自小看他长大,也知他性子,苦笑道:“还是别了,像你一般一整天一句话也不说,我可受不了,我还是在前面看着吧,小心点好。”说着,又拨马而去了。

    赵佑知他看似面冷,实质上是个豪爽汉子,要是整天想自己一样,比杀了他都难受。笑了笑,也没在意,放下帘子,又捧回自己的书卷。片刻,就觉得马车动了,想来探马回报,前方安全。
天珠变中文小说网推荐书目: 十国英雄传 暗黑破坏神之银光城 大仙天渡厄 烛间路 雨后云散天初晴 这个妹妹很糟糕 综漫之最后大魔王 大状师 神兵血脉 和平天下 魔法少女奈叶之双子物语 上帝禁区之脑域 魔兽混乱统治者 凤羽落 点杀 仲夏的花瓣雨 燕华吟缱绻 异世星寰 鬼女婿 死士传说 醉傲红尘 练剑修魔 异界圣皇 纣王新传 龙荒记 玄通无量 黑暗新生 太玄剑 幻想乡佣兵的全新生活 学园都市的水晶宫 看那丧尸末日 轮回系列人狼篇 我非独舞 杀神沙审 逍遥仙侠记 足球梦——无冕之王 控魂修神 绝世拳霸 我被明星上了身 苦工玄奇 天地枭雄 双行战境 法破极天 网游之天将无双 末世之姜子牙附体 让我们把常识扔掉吧 最后的游戏人生 霸气时代 绝世御魂 火影之狐娘 汉末盛世 霸王召唤师 血继神灯 望天空 驱魔帝皇 撼三国 游逍遥 杀戮皇者 我只是个写手 东方铃雨夜 苍爻瞳 末日兵王神 霸之 综漫之星夜辉煌 神骨 只有凡知道的圣杯战争 火影巫女传 天地无用之符箓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