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珠变中文 > 玄幻魔法 > 冷情女子不为妃:轻展鸿图 > 章节

第八章 十里置红妆

    第二天天还没亮,蓝儿就早早的叫起了青盏。因为青盏在前一天晚上就叮嘱了,让蓝儿早一些叫她起床,好赶去送六姐。

    挑出一件鹅黄色绣有白色芙蓉花的绸裙,让蓝儿给她穿上。这是她所能接受的最暖的颜色了。绾一个简单的式,然后插上一支白玉簪,就匆匆赶去澶水居了。

    清晨的雾气还没有散尽,苏家大院内雾蒙蒙的一片,五步以外什么也看不见了。

    偶尔听见不远处有家丁丫头说话的声音,当然都是关于六小姐的婚事,还一边紧张地问着什么什么准备好了没有。

    看不见,青盏也便猜不出说话的是谁。除了看门的赵伯,管家苏岩,爷爷身边伺候的丫头,还有蓝儿,簪儿,蔓儿外,青盏就不能分辨出其他家丁丫头的声音了。

    “小姐,您确定什么礼物也不送给六小姐吗?”快走到澶水居时,蓝儿再次提起,“现在蓝儿去准备还能来得及。”

    “不用了,爷爷给六姐准备了那么多的嫁妆,一定足够了,不缺我这一份。”青盏看着不远处氤氲的雾气中燃着蜡烛的红灯笼轻叹道。

    “可是,送去些什么总是您的心意啊!”蓝儿小声道。

    “没事,六姐不会怪我的,”青盏看看蓝儿,然后将视线投向远方,那被雾气遮挡住的地方,喃喃道,“若是六姐能嫁的开心,我一定会送好多礼物给她当贺礼的,可是现在……我这么了解她,再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送礼物给她,祝她新婚快乐,不就显得有些讽刺了……”

    “小姐……”

    “七姐八姐她们一定会送很多礼物给她的,还有二娘,三婶,哥哥嫂嫂们,他们才应该送礼物给她的。”青盏一边说着,用力扯断一条珍珠手链,让珍珠滑落在手里,然后一颗一颗的抛进彩澶湖。

    沿着曲曲折折的长廊穿过彩澶湖,绕过一条竹茎,再走几步路,就到澶水居了,澶水居旁人来人往,门口站着几个家丁丫头,看见青盏她们过来,轻轻一揖,恭敬道:“九小姐好。”

    青盏对他们点点头,不说什么,带蓝儿进去。

    蔓儿已经在房门口等候了,她也特意穿上了梅红色的衣裙,准备给六小姐陪嫁。见青盏过来,忙迎上去:“九小姐,您来了,我们家小姐让我在这里等您呢。”

    “六姐她还好吗?”青盏随意地问道。环顾着澶水居的一草一木,那些在平日里欣欣向荣的植物,现在却显得有些无精打采,伸出的枝梢上,到处都是红色的装饰,耀的眼睛生痛。

    “挺好的,已经穿好喜服,二夫人和五小姐在陪她。”蔓儿小声道。

    青盏推门走进房内,看见正对门的墙上贴着喜联,下面的桃木桌上燃着两根大红蜡烛,有一尺多高,插在一对也有一尺多高的贴有大红“?”字的一模一样的烛台上。黯淡的光泽洒在旁边盛满花生桂圆的青瓷盘子里,闪烁着淡淡的光辉。

    西墙边有一个小圆门,青盏将目光投向那边,以前的翠绿纱帘不见了,外面的那层紫珠帘也不知去向,取而代之的是一面大而厚实的红色锦帘,金色的“?”字亮的晃眼。

    望着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房间,还有满目的红色,青盏觉得自己被压抑的有些喘不过气来。这样的红色,永远不适合她。

    “是九妹吗?进来吧!”圆门内传来绿澶清亮圆润的嗓音。

    “是我,六姐。”青盏答应一声,慢慢走了进去。

    圆门虽小,房间却是很大的。穿过圆门进去,绕过几扇绣花屏风,才来到六姐的闺房。五姐二婶都在,还有二婶的丫头簪儿在给绿澶梳头,别的再无其他人。

    毕竟是女儿出嫁,二婶也换上了高粱红的锦袍,她微微笑着,笑容却有些牵强。女儿不快乐,她心里明白,可是,她现在回来了,她也只好眼睁睁地看着她出嫁,以免遭到各房的非议。见青盏来,也只是点点头。

    五姐仍然穿了淡紫色的衣裙。她似乎偏爱于紫色,那么多衣裙,在样式上翻着心思的换花样,但颜色却没有改变过,永远都是淡紫色的,一如她性子的清冷。青盏管她叫五姐,她也只是略微点头。昨天晚上的事,似乎没有给她带来多大的影响,反正她今日的样子和平时没有多大的改变。

    “九妹,快看看,六姐是不是很美?”绿澶一手拿着菱花镜,转过头来用另一只手招呼她。浓浓的妆容下,她的笑容很热烈,仿佛对这桩婚事满意的不得了似的。

    青盏走到她旁边,轻轻蹲下身来,抬起头看她,妆扮红颜,唇角微翘,眉眼弯弯,真的很美,任谁看了也会说是个期待幸福的新娘子。可是,真的是么?

    “嗯,”她点点头,并不是特别高兴的,轻轻道,“六姐,你真的很美。”

    “六姐就要成为世子妃了,翼王府才华横溢,*倜傥的世子的妻子,九妹应该为六姐高兴才是,怎么不笑呢?”她伸手摸摸青盏的脸颊,将她的唇角向上拨了拨,微微笑着轻声说,然后抬头,看看娘亲,“娘,还有您,女儿都要出嫁了,您应该高兴的,五姐,你说是不是?”

    “六妹……”

    “你们看,爷爷给我准备了那么多的嫁妆,现在管家就应该去忙着装嫁妆了吧?想想看,整个杭州城,有哪家的女儿有我嫁的这么风光,我想,就是当朝的公主也没有吧!”绿澶回过头又仔细端详起菱花镜中的自己。

    天渐渐的亮了起来,太阳出来,雾气渐渐退去。满院的红色耀着太阳的光辉,散着如血般的温暖气息。

    玉玲湾的街道中心,马车排满了一行,看不到源头和尽头。车上装满了一箱箱的红纸封着的嫁妆,上面贴着金色的“?”字。每一辆马车旁边都站有三四个人,作为看守。

    街道两边行走着各色各样的行人,也有专门跑来看热闹的,议论声,说笑声,纷纷杂杂的,混在一起。

    一个书生打扮的中年人看着满街地马车疑惑道:“谁家的女儿出嫁,这么大的排场?”

    “你是外乡人吧?”旁边卖包子的小二哥说,“是玉玲湾苏家的六小姐要嫁给穆王府的世子,听说苏老爷子为孙女准备了十里红妆呢!”

    “真的?”书生模样的人不可置信道。

    “我还能骗你?”小二哥不屑道,然后转头向众人,不再搭理书生,喊道,“包子喽,包”

    书生摇摇头,走了。

    “我当年出嫁的时候要是有这一马车的嫁妆,也不会像现在这么辛苦了。”一个挎篮子的阿婆望着满目的红妆羡慕地说。

    “要是有一箱也好,我也就不用像现在一样的在街头卖梨了。”她对面卖梨的阿婆说。

    “别做梦了,好好卖你的梨吧!”旁边卖风筝的老爹扯着嗓门说。

    卖梨的阿婆看了老爹一眼,不甘的住嘴了。

    “哎,你这梨多少钱一斤啊?”挎篮子的阿婆问道。

    “三文钱两斤。”卖梨的阿婆说。

    “那么贵,能不能便宜点儿?”

    “不行,这已经是最便宜了。”

    “便宜点儿吧。”

    “不行。”卖梨的阿婆坚持道。

    苏家大门附近,一个孤独的白色身影立在人群中,目光中带了些淡淡的忧伤,一直望着门口那挂满红灯笼的地方。

    苏家附近看热闹的大人小孩儿人山人海,显得有些拥挤了,而那个白色身影却那样的不同,就像是一只白鹤站在鸡群里,就算是鸡再多,也让人不能忽视鹤的存在。他的身材修长,形容俊美,怎么看都是一个翩翩佳公子,但眉目间却显露出一丝病态,虽然微小却难以掩饰。

    “你这梨一文钱一斤到底卖不卖啊?”挎篮子的阿婆还在和卖梨的阿婆争执。

    “好了,卖给你啦!”卖梨的阿婆终于抵制不住挎篮子阿婆无休止的说辞,退步了。

    “就是啊,要是早这样多好啊,”挎篮子阿婆说,“要不是小孙子爱吃梨,一文钱一斤我还不买呢!”

    “要不是你这样的讲价,我还不卖呢!”卖梨阿婆说。

    买了梨,付了钱,挎篮子阿婆终于念念叨叨的挎着篮子走了,不大灵便的身板渐渐淹没在人潮里。

    唢呐声从远处传来,渐渐声音越来越大,带着难掩的喜庆。

    “快看快看,新郎官来了!”

    不知是谁喊了一声,大家便都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长长的一个队伍,不知有多少人,新郎身着红袍,骑着黑马在最前头。

    “新郎长得真是*倜傥啊!”

    “果然不愧为翼阳王世子,真是仪表堂堂啊!”

    “只是不知苏家六小姐长得怎么样!”

    “听人说也是个绝世美人儿!”

    人群里的议论声再度掀起**。

    新郎很快到了苏家门口,看热闹的人群也跟着蜂拥而至,看到人来,苏家管家对他旁边的家丁说:“快去通报,轿子来了,让六小姐准备上轿!”
天珠变中文小说网推荐书目: 星瀚龙族 铁血星际 无限之炎帝降临 悠闲小地主 祈韩 时空行者 都市全能系统 娱乐之成功者系统 花都邪神 人皇系统 民国崛起之东北虎啸 超级邪少 扩张之路 仙屋 不科学的养龙法 三国之吕氏天下 巅峰权贵 异界之红警大战 幽冥之主 别拿土地不当仙 凤凰闯都市 找回本来的自己 孤塚无堆 无间阎魔 齐家治国平天下 爱是青春燃烧的梦 冰火双凤 青木荒 无敌修真 一柱倾天 混沌尊皇 笑傲江湖之情劫 杀神者 圣斗至尊 爱情雨幕 神途凡少 云香记 进化在动漫世界 火箭王朝 超级吸血蚊分身 超级仙道卧底 校花的全职男友 猎红尘 魔甲王 一品富贵 星河帝尊 这些年那些天 诛神逍遥录 坏小子手记 末世之三国群英传 网游之超凡者 最强战魂 凌云天地劫 网游之无上霸主 识宝镜 十三州 魔仙本纪 飘渺剑踪 灵异笔记薄 至强弃少 女王系统 土豪金 诛神领域 仙界魔灵 圣冥九天 终点追寻 墓血剑魔 亡者游戏